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老师小说  »  轮暴女友
轮暴女友
“用力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对……老公……好棒……好舒服啊!”女友舒服的呻吟声,在我耳边不断回响着

  “啊……要射了!啊……去了……”而我也在女友紧嫩的小穴里射出浓浓的精液。

  “呼……好舒服喔!小野,我们再来嘛!”女友像似小恶魔般的又爬上我的身体,我们再一次进行激情的性爱……女友越来越淫蕩了,每次我都放纵她与陌生男子交合,让自己戴上无数顶的绿帽子。实在无法理解,女友被别人骑,我却觉得很兴奋、很刺激,心里那颗心时常说:“射死她!射死她!让她怀孕生杂种!”心里的理智早已消失了。

  女友越来越饑渴,要满足她我一个人实在不行,但她也不会骂我、嫌我,我实在不想这样,我开始后悔当初一切的淩辱了。

  这夏天的晚上,我和女友出去逛着街,她不但走起路婀娜多姿,巨大的奶子微微晃动……自然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。而且女友活泼可爱,想当然许多男性也趁机搭讪。

  我们从这繁华的都市离开之后,手牵手地散步在离市区有些偏远的地方,这里有着小河川,在大桥下夜晚没有任何人,桥下原本有社交舞群的阿伯、阿婆,也都回家去了。

  我与女友走在小河川旁的道路上,附近是一片树林,这里很像乡下,但也有少许的住户,多半是老人家。这里到了晚上景色优美,虫儿叫声传来,微风轻轻吹拂,我与女友甜蜜地走着。

  我跟女友边聊边走着,没多久我俩发现前方有座建筑物,好像是由铁皮搭成的。屋子只有一层,但非常宽长,白色外墙,只有一列铁窗,铁窗里映出明亮的灯光。

  “好特别喔!这里有这种铁皮小屋。咦?好像有人在耶!”女友可爱地傻呆呆说着。

  我望眼过去,铁皮小屋外有两位高大的男子在站着聊天,我们和这两位陌生男子不期然地对视。

  “看什麽看?你给我过来!”没想到一位男子竟然大喊着,我跟女友被吓得呆住了。

  没多久两位男子走上前来,一看就知道是流氓:他们穿着无袖内衣,手臂上都有刺青,面貌丑陋恐怖,满脸痘痘油腻,身体发出阵阵恶臭。

  “你们这对小情人,干嘛晚上不回家却在这游蕩?”是刚刚叫住我们的高壮的流氓。

  “唉哟……小妞长得很正嘛!是不是要跟男友在这里打野炮啊?”另一位流氓开口调侃道。这位流氓是又矮又肥,嘴唇肥大,身上满是肥肉。

  “你们要干嘛?我们只是出来散步而已,请不要这样……”我这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直接说出口呛着这两位流氓。

  “操!你这小子口气很大喔!干!这里是我们的地方,竟敢在这里大小声,操!想被打喔?”高壮的流氓开始恶言相向。

  “算了啦!别欺负这些小孩子,我们都这麽大了。不过,你这马子真的挺正点!”一旁矮肥丑陋的流氓缓和气氛。

  “对……对不起啦!两位大哥,我跟我男友赔不是。抱歉!抱歉!我们马上走。”女友温柔婉约地劝着两位大哥,而我也道歉着。没有办法,谁叫遇到黑社会的流氓,万一女友出了事可就完蛋了!

  两位流氓看到女友柔和的个性加上甜美声音的道歉,都平息了怒火,“操!叫你男友别这麽嚣张!虎哥,我先回去了。操……”这位高壮男子说完就走回白屋里去了。

  “小妹妹别紧张,他只是很凶罢了,我小弟都这样。小妹妹,你叫你男友先走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开腔的是老大虎哥。

  他跟女友说了之后,我就先走远,而女友则是紧张着。

  我在远处看着女友,由于是晚上,看不太清楚,只见虎哥肥胖的身躯靠近着女友,而女友却呆在原地不动……没多久女友跑了过来,直接扑到我的怀里,呼吸很急促。

  “好坏……他欺负人家……我好怕……”女友害怕地在我怀里微微哭泣着。

  “乖,别哭……怎麽了?他对你做了什麽?”我安抚女友的情绪问道。

  我一边说着,一边跟女友赶紧离开这里。在路上,女友把刚刚她留下后的事情说了出来,原来虎哥叫住她是想吃她豆腐。

  “他……摸我的胸部,又捏又揉,还叫我吮他的手指……叫他老公……”女友哭泣的说着,原来虎哥刚才在挑逗女友!

  安抚好女友的情绪之后,我和女友再也没去过那里了。直到那天下午,我们俩再度逛街,在一间衣服店外又遇见了虎哥。

  “唉哟!又出来逛了啊?小美人。”虎哥看见我女友,直接过来说着。

  “虎哥好……”女友小声说着,害怕的躲在我身后。

  “虎哥好!我们要去逛别的地方,先走了,再见!”我赶紧拉着女友离开。

  没想到虎哥旁边的小弟,虽然不是上次那位,但还是长相凶狠,挡住了我们的去路,而虎哥也哈哈大笑的说着:“别急着走嘛!来,来,难得有缘,一起去Happy一下吧!走走走,一起去喝酒!”虎哥高兴地拉着女友的手,而我却没办法拒绝,只能跟着他们走。

  女友走在我旁边,但她身旁却是虎哥,虎哥的手搂住女友的细腰,不时地上下游走猛吃豆腐,偶尔还在她的屁股肉上捏一把,而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  我们到了一间酒吧,里面龙蛇混杂,有许许多多的流氓跟一些援交妹在一起狂欢,而一进去,一堆人叫着“虎哥、虎哥”,看来他真的势力很大。

  我们一群人坐在贵宾级的VIP包间里,而一群小弟喝着酒,还叫了一些陪酒女郎一起划拳喝酒。虽然我身旁也有一位清秀可人的美女,但我却无心玩乐,因为我女友也被他们当作陪酒女郎,陪着虎哥喝酒。

  “来,来,小美人,喝一杯吧!哈哈……是不是很开心啊?小美人。”虎哥大口喝着酒,一边抚摸着女友性感诱人的身体,女友不敢也无法反抗,被虎哥灌下了一杯又一杯的酒……直到深夜,大伙都喝得差不多,一些人也醉昏昏的睡着了,而虎哥却生龙活虎。女友喝得醉醺醺的,满脸通红地倾靠在虎哥那身肥肉上,我就不知在什麽时候已经昏昏睡去。

  时间越来越快地飞逝,不知过了多久,我突然被一阵剧烈的疼痛给弄醒了。

  一醒来,我傻掉了,身旁没有半个人,只有打扫的工作人员跟几位睡得很熟的客人。

  “女友呢?完了,被带走了!完了……”我心里不断地叫着。

  于是我赶紧向工作人员询问,发现虎哥一群人早在半夜就离开了酒吧,而现在已经是下午了,不会是……我出了酒吧后赶紧打电话给女友。

  “您拨的号码暂时无法接听……”女友的手机没有开,而我不放弃地继续打着,直到电话终于接起。

  “唉哟!小老弟你醒啦?对了,你女友借我玩一下,超爽的呢!”电话里传来的不是女友甜美的声音,而是那丑陋肥胖的虎哥猥亵的揶揄。

  “你!你不要这样……把女友还来……大哥,请不要这样……”我哀求着虎哥。

  “操!借一下会死喔?我爽过了,可我班兄弟还没有爽完呢!等他们都爽完了再还给你嘛!其实你女友也被干得很爽啊!浪叫成那样,你听听……”没多久电话那头就传来女友阵阵的浪叫与呻吟声。

  “啊……哦……喔……好舒服啊!嗯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哥哥……啊……”

  想必女友一定被下了春药,加上原来的酒意,正发浪地乱叫着。

  而在旁边,有好几个不同声音的男子在淫笑着、嘻闹着,乱成一团,间中还隐约夹杂着“啪啪啪”的肉体碰撞声、“噗嗤、噗嗤”的抽插声,不用想也知道我女友此刻正被虎哥手下那一帮流氓群奸着。

  “看吧!你女友淫蕩成这样,三根肉棒一起干也满足不了她,哈哈哈……放心,我们喂饱了你女友后自会还给你啦!拜拜!”虎哥嘲讽地说完就关掉女友的手机。

  我傻站在酒吧的门口,无助地看着天空,这时脑海中闪过那间铁皮小屋,于是我快速地前往那间屋子……果然看见有许多机车停在外面,我心想要不要报警?最后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前。一走到门外就听到女友那可人的声音,不断地叫着:“哥哥……干我……再来……”既诱人又淫蕩,里面的人也直呼过瘾。

  我在屋旁随便捡了一条木棍,打开铁门,映入眼帘的情景是那麽的不堪与恶心,满屋子的淫乱气氛,精液与淫水的味道扑鼻而来……里面有大概有十几个人,虎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抽着烟,而他那帮手下就围在赤裸的女友四周,三个大汉正抱着我女友夹在中间,阴道、肛门和小嘴各插着一根粗大的肉棒,把她干得死去活来,其他人则肆意地把玩着她的奶子、屁股、小穴,地上到处是一滩滩的黏稠液体,分不清到底是精液还是淫水。

  而我,却不忍看我女友,她身上各处都沾满精液,尤其是小穴和脸上,更是被恶臭的精液喷射得满满的,美丽的秀发也掺杂了不少;圆润丰满的大奶子上满是齿痕跟口水,两粒可爱的乳头早已被咬得通红发胀,甚至有点小血流出来。

  正被巨大肉棒狂操着的小穴与肛门更是重灾区,都不知被多少根肉棒捅进去桩捣过了,两片小阴唇红肿不堪,耷拉着翻开两边,每次肉棒插入时阴道口都被挤出一丝精液;肛门被撑得阔阔的成了一个圆孔,一小截直肠壁被扯翻出外面,整个屁眼已经让他们糟蹋得不成样子。

  我傻呆呆地看着女友被摧残成这样,忍不住发了疯似的大吼大叫,拿着木棒到处挥打着里面的每个恶魔,但最终倒地的却是我。

  “操!逞英雄喔?干!去死吧!”虎哥甩掉烟头,用脚踹着我的脸,阵阵的疼痛一涌而来,我的感觉由疼痛变成麻木,逐渐昏迷了过去……再度睁开眼,只看见女友像失了魂似的躺在床上,身上的精液已经干掉,发出阵阵恶臭……就这样,我跟女友被关在这座铁皮屋里,过着地狱般的生活。

  由于我是人质,不能放出去,他们便把我当成畜生,手脚被绑起丢在墙角,吃的是他们剩下的食物,过的日子是每天看着他们用各种方式去轮姦我女友……而女友虽然不用被绑,但是不準穿上衣服,赤身露体地随时迎候那帮禽兽的“光临”。吃过丰盛的午餐后,一定会被他们喂下好几粒春药,饭后虎哥都会带同一群兄弟来轮姦我那发情的女友。

  “啊……好哥哥……好老公……用力操我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再来……哦……喔……”女友淫蕩地叫着,两眼却失了魂。压在她身上的再不是我这个爱她的男友,而是一群丑陋无比的男人。

  一天又一天,女友每天都遭到几十个人轮姦,阴道及肛门每时每刻都盛满着精液,全身到处都糊满精斑,干掉的、新鲜的混在一起发出阵阵异味,实在够恶心。最后……女友怀孕了。

  没想到只短短几天,女友就被这几十个人干到怀孕。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,女友的肚子开始大起来,但她还是要挺着大肚子挨操,我不禁怀疑,这到底是恶梦还是……我不堪地看着女友,而女友偶尔会回过神来看着我,刚张开嘴想说些什麽,却又被压在身上的壮汉操得变成淫蕩地不停叫春,我惟有低声的对她说:“对不起……”

  微风清清吹过,我睁开眼睛,原来我正在校园的屋顶上睡着午觉。没多久,女友活泼的走上来,坐在我身边……我知道,我要珍惜,我不会再失去这完美的另一半。心里的恶魔、变态的心理、淩辱的快感,渐渐地……渐渐地……消失了,天空特别蓝,爱情继续完美地延续下去。

  【完】